maggie

LOFTER存放回忆和一些细碎的“正发生”。

今天外公提前庆生,在旧屋的厨房里外公和妈做一大家子的饭。昨晚因为看宋仲基的关系,晚上4点多才入睡,早上别说爬山了,睡到都快和床合二为一了。
11.00的时候我妈打给我叫我起床,脑袋跟宿醉一样又沉又痛(老了不能熬夜了)。我忘记是以什么牙牙语和她挂电话的。只是止不住对两老的想念又想逃避亲戚的过于关系。于是一直拖到12点才独自打的去道窖,还是逃不出各位小姨的问候,做什么,哪里做,工资多少,给多少爸妈。和往年不一样的事,大家都学精了。闭口不谈我的感情事。唯独我婆还问我为甚看不中那个小姨所谓的相亲男。大概也是睡意还朦胧的停留在身体,我直白的回答婆婆"他那恶心样子我至今想起都快吃不下饭"。大概我婆也是年岁过半情商和我睡醒一般低,继续逼问"他丑由他咯,很丑的吗?"( T_T)\(^-^ )然而我忘记介绍人就是我小姨在隔壁,她搭了一句。谁来的,谁又给你做介绍了。´_>`我连忙说没有,吃饭。。。
其实就是,内心很反感每逢节日都被每个人问工资什么的。不是经过上次我黑着脸批斗我妈的时候顺便打我小姨的脸。相亲的梗她们能玩几年直到我找到男友为止。
然后就是看着外公抱着一岁多的诗诗牵着斌仔的手还拿着手机单曲循环着小苹果。看两只小鬼张牙舞爪的舞肢,我看着他老人家笑得眉毛眼袋都弯了,觉得好幸福的时候。发现我婆婆一直盯着我看,然后叮嘱我别染头发,化学物质什么的。然后我夹着碗里的长寿面低声说,刚出染发的时候,你记不得你染过黑发了。老人家摸了一下头发说就是因为染头发所以过敏啦。这个小动作让我忍不住笑了一下。没接话,默默的吃,很想和他们说话,缺发现没什么话题可说。只是一次一次看着两老,又想了想工资。
决定这个月筹备做微商兼职了,借人的钱催不回来,看清了一个"朋友"。
最近的雨季下的内心发霉了好久。还好的是今晚看了部好电影。内心有了点阳光。累了。晚安。

评论

热度(1)